永恒国际

微文学网

工地上的女人

时间: 2019-07-17   来源:

  昨天到项目部,行办的老田告诉我,门卫老头死了。心里突然有了点歉意,几天前我还想过的,去医院看看他。

门卫老头是当地一家水泥厂的工人,因为拆迁而没有班上了。项目部成立后第二天来应聘的,因为个子高大,长相凶狠而成功再就业。

 

 

每天我进进出出,他都会冲我微笑点头。一看就是那种特会处事的人。没事的时候,我也去门卫室门口坐坐,听工友们吹各自老家的牛逼事情。当然,主要是听他吹的多。门卫老头最牛逼的事情就是包了个年轻漂亮的二奶,该女子8字形身材,全身上下就一个特色,圆!肉肉的,爱笑。也爱跟人打招呼。所以门卫室前经常有很多没上班的工友过来坐坐。她也会泡茶,有时还有些水果端上来。木工师傅们自发的用现成的手艺,现成的木工板,做了好多凳子放那里。门卫老头的这个女人是湄潭人,所以不在乎那点茶叶。有时遇到管理人员去那里坐坐,她还会拿出好茶来。女人的来历没人过问,大家爱去那里坐坐的原因无非是她长相甜美,也长得热情。喝了她的茶,自然也就得把自己老家带来的特产分享一份给她。连我都给她带过务川绿豆粉。

由于项目工期短,半年后就走了大多数工人,考虑到管理成本,是应该停止她搞厕所和澡堂卫生的工作的,虽然工资也不高,一个月三千。她也生怕失去这份工作的,随时把个厕所和澡堂拖得干干净净的。就连门卫老头生病住院期间,她都没有马虎自己的工作。我也就习惯性的理解为这女人也许是负担重,需要这份工作。她也算乖巧,经常跟工友们说“李总心好!”

 

 

工地上还有几个当地妇女在厨房帮忙的,她们跟门卫一样都是失去土地或者工作的,对门卫老头自然很了解的。所以,全项目部只有她们几个从不去门卫室坐坐。有个话多的女人还多次找机会跟我说,“那个老头不叫东西,拆迁赔偿款一分都不给自己的小的。全被裹的这个婆娘哄去了。”我也是经历了很多人情世故的人了,对于女人与女人之间这点醋意还是懂的,于是总是笑笑就打发了那些对门卫女人不利的小报告。

门卫老头生病住院后,他的女人白天要搞卫生,看门。晚上要去医院照顾他。不过,门卫室前照样很闹热。有个开拖车的师傅经常帮忙老头的女人做事,晚上还主动的替她睡门卫室看门。看到这些我觉得这师傅重情重义,是个热心人。也就没有理由不让这个女人拿双份工作的工资了。

现在门卫老头死了,他的女人仍然坚持着工作,也许是二奶的原因,不方便出面操办丧事。

今天早上见到她时,她还穿着睡衣,在门卫室门口,照例还是习惯性的微笑着跟我打招呼。我有些于心不忍的跟她说“这几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,休息几天吧!”话刚说完,拖车师傅就从门卫室里穿个睡衣出来,先递支烟给我,然后很焦急的问我。“李总,我们好久发工资?”

离发工资的时间还有好几天呢,我不禁怔怔地看了他们几眼。

唉……

0
上一篇: 送礼(小小说)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最新美文
栏目导航
生活感悟微小说经典段子幽默笑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