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恒国际

微文学网

时间: 2019-07-17   来源:

 说实话,我是有些怕过夏天的,因为太晒了。一到夏天,更多的是渴望着每天阴凉,别出大太阳的好。天不会随着某个人的想法,它兀自在该热的时候热,把热浪抛向地球表面。

 

但是,我又是那么喜欢着夏日。喜欢它的轻盈裙衫,喜欢它露出脚趾头的顽皮,喜欢各种小虫子的可爱。人就是那么矛盾,爱也不行,恨也不成,总是在一种夹缝里生存。生活中真要是只有爱恨两种情感,就会简单多了。可是偏偏,有很多模糊不清的情感,在其中。

 

就比如对这夏日,说出清楚是想要留住它,还是希望它快点离开。在夏日里,是有很多乐趣的,虽然讨厌的日头,总是明晃晃地照在大地上,但是冰激凌的甜蜜可口,早就冲淡了对炎热的抱怨。每一个季节,都会拥有自己的美丽。夏,同样如此。它一边考验着人们的耐性,一边释放出善意的微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夏日的某个清晨,我在江边的灌木丛中,观察着一只蜘蛛。好像蜘蛛在夏日格外活跃,到了冬日就会藏起来冬眠。蜘蛛在两根枝条间,挂出了一张漂亮的网,网上的图案,真的匪夷所思,就连能工巧匠也不能织出蜘蛛网的优雅。

 

蜘蛛像一个优越的狩猎者,静静地坐在网中央,等待着来赴约的猎物。不一会飞来一只小虫子,蜘蛛不急不慢地爬过去,抚摸着小虫子,只是那么一瞬间,小虫子就成了蜘蛛的腹中之物。蜘蛛有一项特殊功能,它会亲吻那些投入情网的猎物。蜘蛛之吻,是有毒性的,它在亲吻的时候,把毒液注入了猎物的体内,然后慢慢吞噬它的身体,享受着死亡爱情的甜蜜。

 

我想,夏日也有点像是蜘蛛结网,容易灼伤,却有甘心上当。我就是这样,在夏日里,爱着,讨厌着,又无可奈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荷叶下的青蛙蹦来蹦去,叫嚣着向路人示威。一声声蛙鸣,把夏天都惊醒,更是把荷花唱出了水面。想来荷花是否也是为了听听青蛙的声音,就急不可耐地冒出了泥泞,奔着这世界上的旋律而来。蜻蜓更是不离荷叶,缠绵着在荷叶上飞来飞去,时而附身撩拨一下,时而又高昂着头颅,盘旋而去。关系,就在这种试探中,越来越亲密。

 

我一直认为夏天属于有故事的季节,要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虫子奔着夏日而来?那天去武当山上香,导游告诉我们,在武当山有一位神道,对万物生灵极是爱护,在他练功时,有虫子爬到他的身上,他也会不赶走小虫子,任其在身上玩耍。后来虫子们知道了,每到夏天都会一起来朝拜。我仔细看了看武当山的路边,真的是比一般的山体要多很多虫子。当然了,导游的故事也只是故事。

 

关于夏日,会有太多的遐想。小时候总是在夏日的夜晚,大人们就会讲聊斋志异。那些小仙呀,小狐呀,都变成了美女来陪伴夜读的公子。一段佳话升起又破灭,一段往事如烟又被勾起。虚虚实实之间,就像是夏夜的星辰,有的明亮,有的暗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我在夏日的午后,读一本很早买回来的《书写中国》。这是一本有点特殊的书,它是我买过的单本书中最贵的,一本书的标价是八十八元。在书店买书结账的时候,我一直和售货员叨咕,这本书怎么这么贵呢?脾性好的售货员一边用旧报纸给我的书做捆绑,一边耐心听我的絮叨。最终我还是买回来,一直没有认真去读。

 

就是一个普通的夏日午后,我随手拿起了这本昂贵的书。打开就知道了什么叫物有所值,一口气读下去,不能停止。好书是一条路,能够让人走下去。遇见一本好书,真的就像是遇见一位心仪的人。那种风清明朗的俊秀,那种温婉动人的眷念,都在其中。看一会书,呷一口浓香的红茶,下午时光里,流动着文字的气息,还有夏日少有的清净。

 

要说起清净,在夏日山谷幽居,竹林深处,才是惬意。只是生在城市,也只能拉起窗纱,权当是竹帘垂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到了夏天,是蚊虫的天下。我们喜欢着小动物来打扰,又要与其中的一些小动物做斗争。在夏日与夜蚊子做较量的时刻到了,每到深夜,耳边要是有一只蚊子哼哼叫,那么这一个夜晚就别想安眠,一会在这儿嗡嗡,一会在那儿嗡嗡,捉也捉不住,是赶也赶不走。

 

楼下的邻居,撩起衣袖给我看手臂上被蚊子叮咬的红包,一个,两个,三个,有一排。她绘声绘色地给我讲了与蚊子作斗争的过程,最终以收拾了四具蚊子尸体而告终。邻居说,打完蚊子,发现柜子上放着驱蚊灯,感叹自己,人有时候会犯迷糊。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时刻。

 

属于夏的物品特别多,蒲扇,凉席,蚊香。属于夏的花卉,反而少了起来。常见的花少了,开的多是些名字生僻的花。除了栀子花,石榴花,茉莉花这几个常见的品种,剩下的龙胆,千日红,扶桑,木槿,合欢,都是少见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有句话说:“幸福就是平常的日子依旧。”我多想住在年少的夏天,那时一门心思捉知了,看荷花。而今是有了庸俗之身,也有了庸俗之心。清明的时候少了许多,浑浑噩噩,把个夏日都弄不理顺。

 

关于夏的事情,还有很多很多。蝉儿在树梢,秧苗在水田,草木绿意浓厚,远山在召唤,西瓜咧着嘴欢笑,江边游泳圈织成画布。

 

有人对我说:“一直期待。”于是,我的笔下就有了夏日的活色生香。生活,总有些期待值得我们守候。

 

0
上一篇: 园艺随笔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最新美文
栏目导航
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经典散文伤感散文新春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