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恒国际

微文学网

小老百姓在大城市的疼痛

时间: 2019-07-16   来源:

拔牙后的第三天,口腔没有前两天那么痛了,也没有那么的肿了。

 

对于身体来说,小到一颗牙齿,痛起来也是要人命啊。

 

前两天躺在床上的时候想了这么一个问题,那些整容的人,以前我是持中立态度,人家想怎么来怎么来,虽说这些人颜值开挂了会引起一些人的不爽,但是对于我而言,你变美了多看你几眼呗,但是这几天我的想法变了,虽说不像关羽刮骨疗伤一般了靠意志力来手术,但是麻醉消失后的肿胀和疼痛真的是,无法言表。这酸爽,我这还是一周就能恢复的那种,有些要一两个月的,想想都是佩服,不停的做手术,削骨、割线,一刀接着一刀,终于明白美在女人心中的地位了。

 

说起疼痛这个话题,不得不说,身体上出现了一些问题的时候,时常会引发一些心理上的问题,就这两天,一天三餐两餐粥,还有一餐只能是慢慢的凑合,以前吃饭速度老快了,这下终于是慢下来了,但是食物又没充分咀嚼,不知道到底是比以前好点儿还是坏点儿了。

 

本来以为我能洋洋洒洒,下笔千言,仔细一想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,无非是想着人生应该怎么过啊,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这些感觉永远想不出答案的问题,想当年,做数学题的时候,唰唰唰的,两小时就这么过去了,时间过的贼快,现在老是想这些个问题又得不出什么明确答案,差点儿把自己给整抑郁了,于是,我就开始转移注意力,看一些讨论的比较火的剧,做一做感觉上对的事儿,呵呵,并没有什么卵用,我的心里面依旧是没有掀起波澜啊!

 

现在的日子用我现在的观念来总结的话确实是浑浑噩噩。每天都是早起打卡,被安排干活儿,坐等吃饭,吃完就睡,下班看书,至于户外活动,那就是单身狗万年宅了,顾村公园的花有啥好看的,十多万人一起看,看花还是看人头,逛街也没啥要买的东西,美术馆一个人也懒得去,游乐场嘛还是等我生个小孩儿了再去吧,再不济也得找个女朋友了去吧。

 

说到这不得不提的又是眼界这个东西了,郭麒麟的一段相声中就曾调侃他老爹郭德纲,大夏天的为了显富,穿个皮草,戴个海龙的帽子,房子怎么大怎么来,各种阔啊,然后他以为他见到的就是他父亲的奢侈生活的全部乐趣了,老郭只给他回了句:爸爸的乐趣你想象不到啊。

 

当然这只是相声,当个笑话儿听听也就过去了,但是不同领域、不同地域、不同阶层的生活你真的是想象不到的,谷歌公司有一次想给员工放个假休息一下,安排个旅行,策划报上来说一个是去北海道滑雪,品尝品尝寿司文化,还有一个就是去普吉岛晒晒日光浴,享受享受沙滩阳光和海的气息,上层听了觉着两方案都是不错的,但是只能告诉员工一个方案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,万一是两个地方都没去过的人,去了北海道,发现不会滑雪又冷飕飕,还是晒晒太阳吹吹海风的舒服,反之也差不多,旅行结束估计都不怎么玩的开心吧。就像小时候父母总觉得别人家的孩子就是听话,吃别人的东西就是觉得好吃一点儿,人类的内心的自卑心在作祟。

 

但是现实往往事与愿违,很多人一辈子都只在一个或几个小的领域里面钻研,昨天一个清华的教授来做报告,他说了我们这群研究生经常走的一条路,那就是先找到一个突变体,找到那个基因,发表一篇文章,然后获得PH.D学位,很多情况下一辈子就这么干下去了,说出这话,我们广大做植物基因功能研究的人发出了赞同之声啊。

 

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有些问题在这个年纪不停的想也是不会有答案的,而当你到达一定的阅历、一定的年纪不用想也就已经清楚了,但是年轻人脑子里总归还是要装点儿啥想法的,不论你是在读大学还是早已在社会摸爬滚打好多年。有些人想着大学多考些证吧,万一以后用得上呢,我倒是觉得考到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导游证,会计证,教师资格证真没什么用,不过在考取证件过程当中接触到的不同的人、不同的处理事情的方式倒是以后可能用得上的。

 

没想到我自己给自己的定义已经是个废人了,年方二十一,多好的年纪啊,很无力的感慨,在我们小县城有人一天工作八小时,一个月也就一千多块,他们也还在生活着,而我干些可有可无,放纵不思考的也能拿个千块度日,再过个两年,找个公司,工资5k也是浑噩,读个博士工资5K,依旧是浑噩。

 

 

 

 

湖南

 

 

 

 

刚上大学的时候,第一次走出小县城,一回想,貌似高中毕业之前确实是没出去走过瞧过,也没遇到过什么特有意思的人,也没听过啥特有意思的事儿。虽说大学是在本省,没有那么远,但是各个市的地方方言就已经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了,很庆幸那时候我还小,没有什么太多烦恼,每想过太多的事儿,认识了几个好朋友,虽说现在都不在一起了,联系也少了,但是见面了也还是能够说一个下午,玩一个晚上。

 

研究生上学之前我就告诉过我自己,研一的时候一定要确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虽说那时候还一直想说我要退学(但是我知道其实我不会)。很多事在你不得不做而又不情愿去做的时候,心放宽点儿吧,改变下心态一定会发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。现在我觉得我应该是知道了,从社会选拔的角度,我要去读博士,但是如果我能在毕业的时候找到一份十分合适的工作,比如顾家、兴趣、提升等等各个方面都不错的那种,毕竟人还是要为自己而活,虽说我们只有不停的给自己贴标签才能在这个社会上立足,但是如果真的没有一丝选择的被逼走下去确实会很难过的。

 

以前经常见人就能聊,打心里的聊,虽说现在貌似也行,但是总感觉还是有防线了,不再想着去深交了,不想透露底线了,什么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,至少我已经很久没见过男生哭了,周遭的环境表现的是如此的平静、和谐,让人有种陷乳沼泽的无力感,挣扎、发现只是徒劳,那就安静的等死吧!

 

 

 

上海

 

 

 

 

很喜欢给表哥打电话,每次打电话感觉心情都能好点儿,并不是说他有安慰我,而是和他讲话就会心情好点儿,问他最近在做什么,他会叹声气“刚把老同学的钱还完,上次工地工人骨折的赔了几千块,我是不想管了,我辞职了,大老板还想拖着工资不发来着,几个人喝了酒往桌子上一拍,第二天财务就把钱结清了走人了。”

 

“那你接下来准备干嘛呢?”

 

“还不知道,我想卖咖啡豆,看是去云南还是上海打工,看下行情吧”

 

很久以前的一次是想卖槟榔,虽说后面滞销的东西亲戚朋友帮着是卖了点儿,亏了不少但是我觉得也还行。

 

所以他说想卖咖啡豆的时候我内心里还是认同的,如果是别人我能找出一万个说辞来怼他,什么咖啡豆,在哪卖,卖给哪类客户,是批发还是自行经销,需要线上支持么?

 

怎么说呢?听到他在述说近况的时候有一种特真实的感觉,并不是像我那样,一个理科生,却总是拿着文科生的哲理在这说辞,说不出一些现实感很强的东西,而他,说一句在KTV唱歌,前两天就回家没干了,到时候看看吧,其实就是很简单很生活化的东西,而在我的生活中这些都已经消失了。每日的枯燥的实验,和自己定的一成不变的计划,单词、口语、文献。说实话,太缺少生活化的语言和生活化的事情了,如果换个角度,我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,车贷房贷要还,老爹身体还不是很好,还欠几万块钱,没有学历也没有啥技能,女朋友没谈过一个,出去五年啥也没得到,越往差了想越是心疼。

 

但是他依旧还是在努力的想着做点儿什么,有时候人就是很奇怪,明明已经得到了许多人想要得到的东西却总是满足不了,就像在高速公路上超车一样,超过一辆最多也就是在后视镜里看着它越来越小,转而继续超下一辆车。

 

后来,他来了上海,思来想去,好像只会开车,想找个送货的活儿先干着吧,只是觉得工资有点低,无奈中。再后来,就听他讲在送外卖了,刚热过的一个行业,不过余热也是够用了,第一个月立刻就排在了团队第二,天赋也好,年轻也罢,总归是找到个长处了。可这性格还是一直没变,吃多少苦都行,风里来雨里去的没问题,但是就是受不得委屈,做了没多久就去跑众包,这也算是运气了,在团队的时候,工资不高受人管,派单还得看人来,赚不了钱来还有受一肚子气,这下自由了,跑众包的时候,不用早班晚班了,想跑就跑,累了休息,没人管,自己做自己的老板,但是他又耐不住性子,攒下点钱后总想干点什么,就算啥准备没有也会去做。无意中他提起,某某牌袋装牛奶挺好喝,在我们老家还没人卖,我想去问下有没有机会代理,我并不认为他是随便说说,果然,他真的去做了代理。

 

自从上次他口袋中只有3000块也要买个小轿车的心态来说,这次要办个公司也是没跑了。走一步看一步,什么注册地址,办公地点,会计招聘,还有最重要的流动资金,他都算是整活了,全司上下其实就一个,送货搬货销售拓展全是一人,关键还举债,如果是熬出头,慢慢拓展出销路也罢了,但是在一个高中以下学生全在学校,高中以上的学生全往外跑的地方来说,只剩下省钱的大妈大爷了,而这全县的学校超市生意都被一家公司独大垄断,毫无进去的可能,最后只得拓展外面微乎其微的市场,还得和其他知名品牌竞争,这所有的所有只是因为这个牛奶真的很好喝。现实都是这样,看到的大多是表面的光鲜亮丽,永远不知道这背后的辛劳。

 

最终还是放弃了,有时候人是会不甘心的,但是面对现实的时候,这不甘心也只得作罢,没有任何余地可言,世界的平衡在于有人赚钱就必须得有人亏,他这次成了后者,经过不懈的努力,九屁股债还了八屁股债,只剩下一屁股债了。

 

再后来,对金钱的渴望越加强盛了,最后走到了危及生命的地步,大家都是公平的,在没有其他优势的情况下,只有拿出自己的生命绑在裤腰带上赚钱。

 

是时候做一些想象不到的事儿,想象中不合理的事儿了。一直按着作息,按着规律的生活真的会让人沉下去,就像漂浮的尘埃变成海底的淤泥,再也见不到阳光了。 

0
上一篇: 猫是猫非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最新美文
栏目导航
伤感日志伤感日记感人故事伤感故事